焦墨法的典范

----讀《朱峰高研班學術創作成果集》

2019-09-25 16:26:33 作者:沈文華 來源: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

1.jpg

著名黃山焦墨畫家朱峰先生,浙江蘭溪人,是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香港美術家協會理事,現為黃山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黃山畫院副院長。曾經長期旅居深圳,以黃山為題材創作了許多焦墨與彩墨山水畫的精品佳作。他在黃山創作成功并在深圳幾經修飾的《五百里黃山神游圖卷》焦墨山水畫長卷(120mX1.5m),1989年在深圳博物館展出后轟動海內外,聯合國委托TBS拍攝收入《世界遺產》節目。茲后,央視國際頻道、新聞頻道、德國黑森州電視、日本NHK電視以及香港、臺灣等電視相繼播出專題新聞和現場直播。由此,朱峰焦墨絕技藝術走出國門,向海內外觀眾展示出中國焦墨山水畫的無窮魅力!

急景流年,藝海藏珠。朱峰先生隨著年事增高,近年很少再登攀黃山尋松覓峰、風餐露宿、觀賞日出云海,而是閉門修身研墨。他中秋節后回鄉,筆者應約與他相敘并再閱其《學術創作成果集》,驚嘆他技法的出神入化和游刃有余,堪稱焦墨法之典范。

這本藝集圖文并茂,可謂“朱峰焦墨二十日談”。前十六日,主要是朱峰先生在家鄉與學畫弟子課堂面授焦墨技法,后四日因其右手腕傷筋回黃山休養,采用筆談通訊形式完成授課。2015年6月,筆者曾出版科普專著《高山流水----與朱峰藝術短信集》(獲當年度金華市政府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書中有二節與他專題探討并鼓勵他,能在晚年將創作、從藝經驗和臨池實踐講授給學生,這也是一種大善大愛。獨木不成林!朱峰先生表示,他不會圖虛名,但會“弄出點新花樣”。一晃數年了,果然新意出奇!

朱峰師從劉海粟、張文俊教授,五十余年專攻黃山焦墨山水畫,功力深厚,精品迭出,是中國焦墨山水畫的杰出代表。他以眷眷之心,將技藝和情感傾注家鄉書畫弟子,傳承高超焦墨技法,澤惠年輕一代。

實現審美的轉向,變靜態為靈動。他在授課中,反復強調“寫生”,注重面對描繪的對象,要“以形寫神”,方能“氣韻生動”。他的焦墨山水畫,通過寫生實現了審美轉向,變傳統山水的靜態為靈動,從而顯現黃山山水松石的蓬勃生機與無限活力。他經過五十多年對黃山的觀察寫生找到了表現黃山風貌的藝術語言,創作出中國焦墨畫史上第一幅百米長卷,表現出黃山恢弘壯闊的五百里氣象。他說,他被劉海粟院長親自推薦去南京藝術學院深造兩年,他的畫山水用筆方法就是在讀書時取法傅抱石,用散鋒。在授課中,他通過寫生的手法,將黃山的山石、云水、泉瀑、松柏等深入淺出地描摹展示給學生,并傳授自己寫生時山水的形神比例關系口訣要領。

注重技法細節,探索創作語言。朱峰先生授課中的一個可喜現象是反映生活細節。在寫生作品中以小見大,側重對黃山的云水、山石、松柏的刻畫。他強調,畫山水用筆方法是用中鋒勾線、側鋒皴擦,側鋒用得多。畫石雖然有吸收西洋畫黑白灰的技法,但還是傾向用中國畫傳統的線和點。他的突出手法,即皴法是利用畫桌水泥石板拓底時,宣紙形成特殊的紋理效果。由于有了拓片的痕跡,他的焦墨畫與一般的焦墨畫就有了別樣的區別。畫松柏樹,先畫根,有根的地方石縫裂得更厲害,要注意用皴擦表現好石縫。畫松樹桿的主線造型一定要用中鋒勾勒,樹皮造型可用皴筆,側鋒多用于斧劈皴牛毛皴;黃山松針結實,粗而短,它的頂部基本上是平的。因黃山海拔氣壓高、風大和養份不足。要畫得短,盡量朝一個方向;黃山松所在位置的風口是相對固定的,要畫出風感。松針生長姿態一般是從里往外放射狀的,畫松針主要的是疏密關系,要留意松針與苔點、松果與樹干上苔點的關系;畫松鱗要用側鋒,用筆虛一點,如用中鋒也務必用筆要虛。松樹和石頭是相依相生的,畫石可以中鋒、側鋒并用,也是通過皴擦表現出豐富的層次感。他說,松樹的畫法,我研攻了十年,出版專著《松樹畫法》(四川美術出版社)和《黃山百松圖》(上海書畫出版社)。畫山石,我也研攻了二十年,出版專著《五百里黃山神游圖卷集》(西冷印社)。在前五日談中,朱峰先生采用創作示范與課徒課的形式講解畫石與樹的技法。

任选3绝技為寫生,朱峰先生腳跡踏遍了黃山“七十二峰”,因他以焦墨描繪黃山而著名,當地人戲稱他為“七十三峰”。故而,他的教授法是形象生動帶有泥土香味的,創作語言立體形象、風趣生動、故事感強、使學生形象思維身臨其境、意象環生下筆有神,這是學校教堂和課本所缺乏的。這也是“學院派”與“野逸派”的區別所在。

朱峰先生的創作形式是反映鮮明生活,核心仍是細節與整體的關系,以其畫作的生動,將黃山地域風貌體現在創作風格中,給人以簡潔質樸、昂揚向上的力量和時代的精神面貌。他說,畫黃山背景,遠山擬用墨要濃點,露出山頂,因為山間有霧氣、嵐煙在下面,漸漸虛去。一般云的動感是根據風的方向來的。因他長期生活在黃山,所選擇的寫生地多懸崖峭壁,云霧風大,只能在冊頁上用禿筆、渴筆皴擦出濃淡效果。他說,他的毛筆用后是不洗的,讓它干著,每次畫前再用水泡開,這樣使用不易掉毛、掉頭。因此,他的云的畫法,主要是用禿筆的渴的狀態來表現的。畫云時皴擦的筆,最好用比較禿頭的羊毫,注意落筆皴擦的虛實。用墨皴擦云時,要考慮白的云是怎樣形成的?畫黑的時候,要想到白,反之亦然,這叫“計白當黑”。皴擦時要藏鋒,做到既有筆跡(有筆跡處有動感),又要看不出筆跡,這才叫高明。要注意畫云要與畫山相和諧,云與山可以看作是縱橫關系。山,一般是往上的;云,通常是流動橫向的。要處理得相互穿插,疏密、虛實協調。他說,畫云,我是年青時當兵從部隊畫油畫開始的,后來轉到畫水墨,最后畫焦墨。故爾,畫云的表現形式都不一樣,我用三十年時間研究云的畫法。他用三節課著重傳授畫黃山云的技法,他認為“明清大家八大山人的畫面多留空白不畫云”。朱峰先生的焦墨畫云,是比較卓絕的,至少是在畫焦墨的人中是沒有如此畫的。他說,傳統的云的畫法有勾云法、濕云法,我是“干擦的皴”,以焦墨皴擦的云。畫云最好是用破筆,用禿筆的筆肚、筆根干筆皴擦。山水畫中,松石是基礎,云是陪襯。兩者是魂和魄的關系,云是靈魂。他還說,百米長卷我修改了二十年,就是在不斷地充實畫面的云水。可以說,朱峰先生的云水畫法,是對中國焦墨山水畫的卓越貢獻。故常謂“朱峰焦墨法”。這些珍貴技法,他則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家鄉的學畫弟子。

任选3绝技美術創作是一項復雜的智能釋放,優秀的繪畫技法則是高超的語言表述。他的焦墨杰作洋溢著理性的光芒和對形象思維的深邃理解。在每一節授課中,著重強調繪畫與為人為事的辯證關系,則是朱峰先生授課的另一個喜人現象。這些樸素的繪畫與人與事的講述,或欣悅或煩惱或憂愁或悲傷的心路歷程,或從容或成果或焦慮或失落,都與他的焦墨山水畫關連,共同折射出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折射出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的熠熠閃光。

五十多年,朱峰先生沉浸黃山焦墨山水畫的探索創作,收入本集的40多幅課徒稿,雖然傳授的是技法,但充分表現出他近年來真正投入生活,在生活的真情實感基礎上進行理性提煉后的藝術再創作,角度富有個性,也就探索彰揚了他的創作語言。其寫意焦墨法吸收了素描工細的特點,多幅創作示范畫顯然也吸收了寫意水墨語言的優長,更加注重簡練與韻律。

傳承與創新,是這本集子的亮點。筆者,前幾年曾在媒體發表“焦墨之杰”和“焦墨成就和創新”等評論中,闡述焦墨法在中國畫中曲高和寡,尤其是在彩墨的創新和拓展中。朱峰先生凝聚五十年焦墨技法之功力,而對學生繪畫水準的參差不齊,在授課中具中嫻熟的技巧和掌控教學畫面結構、氣勢、動態的能力。體現出他寫生實踐與技法教學的相融相宜,是生活與人性之真善美的智慧閃爍。十六節面授課,集子僅收入四十多幅師生的優秀習作和課徒稿,凸顯教與學是不斷從自覺到自信,從自信走向超越。無論是他畫技的經驗之談,如“廢紙精神”、“松柏精神”、“回頭看”、“學會取舍”、“龜背紋皺”、“畫龍點情”與“畫蛇添足”;還是對荊浩、王希孟、石濤、張仃、劉海粟、黃賓虹、陸儼少、李可染、張大千、賴少其、傳抱石、王朝聞、王伯敏等人畫技的介解;以及對學生習作的點評和學生對老師技法的提問,朱峰先生都給出了很好的傳承和創新的解答。曾有學生對朱峰先生的“灑點石苔法”,總結為“淋苔法”,朱峰先生自認為很恰當。尤為可貴的是,他在后五節課中,傳授了他自已的代表作品和經典作品如“始信峰”、“迎客松”、“石猴觀海”、“飛來峰”、“臥龍松”、“武松打虎石”、“石筍矼”、“鰲魚馱金龜”、“聽經圖”、“石床橫翠微圖”等繪畫創作前后的得失體驗,十分難得,字字珠璣。

任选3绝技關于水泉水瀑和彩墨的畫法,朱峰先生各講授一課。他認為,畫泉要注意水是從山谷中出來的,而不是從山頂上出來的。松石是相對固定的,比較容易掌握;云泉是活的,就需要去把握定格它,表現它動態的美。水瀑的畫法,首先要打出墨稿,瀑布上部氣勢和形態是實的,下部是虛的,因為瀑布飛流直下后形成了水霧。在群瀑流泉的排列上,要注意虛實疏密關系。潑彩中國畫,統稱重彩或彩墨。他認為恩師劉海粟的潑彩,更接近水粉、油畫,而張大千的潑彩以水彩畫調為主,接近西畫的水彩味。他強調,重彩潑彩的創作是要有一定的墨稿山水創作的能力,墨色彩色并相觸。另外,他還對題款與鈴印作了綜述。

朱峰先生的“二十日談”,濃縮了他焦墨山水技法創作經驗的精華。讀閱這本集子,讀者可以洞察焦墨技法之新貌,品味焦墨技法之靜美與動態;可以領略焦墨技法推陳出新之技論,品讀其前沿創新之畫面;可以科普焦墨藝術之審美趨向,品鑒著名畫家佳作精品;可以提供美術愛好者寫生臨摹,品習焦墨技法普及焦墨畫作;可以平凈化解浮躁之心態,品賞古稀畫家與年輕學者思想交鋒之火花。

祝愿朱峰先生藝術之樹常青!

任选3绝技(作者系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


相關文章

    ?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