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仍然需要華僑”---專訪中國僑聯副主席喬衛

2014-04-01 11:31:46 作者:admin 來源:瞭望東方周刊

在中國慢慢發展起來以后,或許更希望華僑能夠幫助中國營造一個良好的周邊和國際環境
 
作為一種國際移民,華僑在世界范圍內也是一個比較獨特的群體。而在改革開放之后,隨著中國的發展和“新僑”的出現,中國的華僑事務正面臨著新的機遇和挑戰。
 
事實上,以中國極其豐富的人力資源,在全球化進程中充分發揮比較優勢,積極參與人力資源的全球配置,這對中國和世界生產的發展都具有極大益處。
 
另一方面,中國人口的外流不但將增加中國海外移民的數量,而且將改變海外華人人口的地理分布,擴大海外華人的社會經濟網絡,這對中國對外貿易和世界市場的繁榮也十分有益。
 
中國僑聯副主席喬衛日前接受《瞭望東方周刊》專訪時強調,海外僑胞既是中國的寶貴資源,也是住在國的寶貴資源。而如何在新形勢下更好地認識華僑群體、做到三方獲益,是擺在相關部門和研究者面前的重要課題。
 
與時俱進地看待華僑問題
 
《瞭望東方周刊》:華僑這個群體對于中國到底意味著什么?特別是在國家實力空前發展的今天,有人會問,中國還需要華僑出錢、出力嗎?
 
喬衛:雖然從現實來看,僑胞對家鄉的感情不能被泛泛化的一概而論,但無論海外僑胞的政治屬性如何,一個重要現象是祖(籍)國的發展、中華民族的富強都與他們榮辱與共、息息相關。他們希望中國盡快強大起來,并希望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中盡自己的一份力量---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現象,與許多國家的海外移民有些不同。
 
海外僑胞既是我國的寶貴資源,也是住在國的寶貴資源。相對于祖(籍)國來說,他們對住在國的發展作出了更直接、更現實的付出和貢獻;海外僑胞在住在國發展得越好,會更加注重保持自身的民族特性,這也有利于發揮他們對祖(籍)國現代化建設的重要而獨特的優勢和作用。我們鼓勵海外僑胞在外面長期生存,希望走出去的中國人尊重當地法律,在當地更好地發展,與此同時,我們也希望他們能夠關心家鄉,在中國的現代化建設中,在維護民族團結、推進中國和平統一的進程中,在傳播中華文化、增進中國人民同世界各國人民友誼的過程中,作出獨特貢獻。
 
回溯歷屆中國領導人此前的相關表態,可以得出一個概念---中國認為海外僑胞在上述幾個方面是大有作為、大有可為的。
 
我有一個基本的看法,分析中國的僑情應該從中國在世界發展格局中的位置去看。比如,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人們可能主要關注海外僑胞能夠對中國發展給予哪些更直接的支持,但在中國慢慢發展起來以后,或許更希望華僑能夠幫助中國營造一個良好的周邊和國際環境。我認為,我們對華僑的關注點應該隨著國家的發展、時代的發展而進行相應的調整。
 
過去國內特別看重海外僑胞對中國發展的實際意義,而對他們在住在國所發揮的作用、所作的貢獻宣傳得并不多,甚至在某些方面被大大地弱化了。這其中既有我國所處發展時期的原因,也有一些在當時情境下宣傳理念上的問題,以至一提到海外僑胞,往往把他們為國內捐了多少錢物、投資了多少項目作為主要觀察指標,這就太片面了。我們曾準備做一個百年來海外僑胞捐贈公益事業的回顧展。在籌劃過程中發現,僑胞對公益事業的捐贈其實更多是在住在國當地,但有關部門所記載更多的是他們對中國的捐贈。
 
華僑既然能夠有力量參與國內建設,那他一定是在國外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后,才形成了自己的實力。另外,在他們為中國所作的貢獻中,有許多貢獻對咱們來講是花錢也辦不成的。
 
應該了解“不一樣”的華僑
 
《瞭望東方周刊》:現在一提到華僑,大多數人還是會想到老一代愛國華僑,他們是否能夠代表整個華僑群體?
 
喬衛:海外僑胞和國內歸僑僑眷的體量非常龐大,大數是國外5000萬,國內3000萬,但個體需求的差異性很大,個體之間差別也很大。這一群體既有億萬富豪、也有赤貧;既有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也有文盲。把握這一群體的共同需求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把這種共同需求落在每個人的身上就更難了,需要不斷細化以應對個體需求的差異性。
 
我個人認為,差異化對于我們來講既是挑戰、更是機遇。正是因為這種差異化,這種不論是從時間上還是體量上所帶來的厚重感,使得僑務工作在圍繞中心、服務大局上有廣泛、靈活、多元的發展空間,有充滿信心的發展前景和持續強勁的發展后勁,也使得僑務工作在重要戰略機遇期內大有可為。
 
現在從僑務傳統理念上來說,新僑更多的是指改革開放后出去的新一代華僑華人。第九次全國歸僑僑眷代表大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同志代表黨中央致祝詞時指出,要積極拓展新僑工作。我們認為,祝詞中的新僑工作,也不僅僅是針對改革開放以后出去的哪個特定領域人群的工作了。
 
目前,對新一代華僑華人的數量分布、地位作用、社團組織和重要影響等,還在進行深入研究。總體上講,新一代華僑華人與老一代華僑華人有各自明顯的需求和特點。新一代華僑華人的籍貫已不再局限于福建、廣東等傳統僑鄉,出國原因、方式和在國外所從事職業等也愈發多樣。他們對當代中國的國情比較了解,作為愛國和友好力量中的生力軍,正在日益影響著海外華僑華人社會。在海外出生的華裔新生代,對祖(籍)國認同感、民族歸屬感雖有所變化,但依然難以割舍,對傳承中華文化、了解中國歷史和現實仍有大量的需求。
 
比較而言,僑務部門和僑務工作者會接觸得相對廣泛和全面些。目前很多人在研究僑務政策、開展僑務工作之時,對海外僑胞個體差異性極大的特點關注不夠,人們更愿意找他們的共同點。
 
比如,平日通過國內媒體特別是地方媒體展現在我們面前的老一代華僑華人,大多源自事業有成、具有一定影響力同時又對家鄉很有感情的這部分僑胞群體。而近年來我們在引進人才方面所接觸到的新一代華僑華人,是以留學人員為代表的群體,時代特色非常鮮明,但對于新一代華僑華人來講,留學人員也只是這一群體中的一部分。
 
可以看出,目前大家熟悉的很多現象只能反映海外僑胞中特定人群的行為特征。
 
“老華僑”和“新華僑”都愛國
 
《瞭望東方周刊》:新僑與老一代華僑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是否不盡相同?
 
喬衛:無論老僑還是新僑,對中國的感情都還是蠻深的。鄧小平同志曾經說過,華僑投資和一般的外國投資不同,他們相當多的是帶著愛國的感情回來。
 
老一代華僑華人對中國過去的印象可能會更深刻一點,他們帶著思鄉念祖的情感回報桑梓,希望家鄉盡快富起來。而新一代華僑華人出去的時間相對較短,多數人在國內還保留有事業基礎,他們希望把為國內、為家鄉作貢獻與自己的事業發展緊密銜接。
 
這里,并不是說老一代華僑華人跟中國的發展銜接不緊密,也有很多人把企業的戰略發展與中國的建設發展結合起來,會在中國遇到相關問題時提供力所能及甚至是不計成本的支持和幫助,這里不可否認有培育中國市場、創造商業機會的考量,但也包含了他們對中國、對中華民族的感情。對于華裔二三代,他們的民族認同感與剛才提到的群體就又不同了。
 
不過,我認為不應該從老僑和新僑這兩個概念上去討論差異性,因為不同地區、不同年齡、不同成長經歷,一定會形成差異。即使相同年齡、相同地區、相同生活背景甚至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依然有比較明顯的不同。
 
老一代華僑華人、新一代華僑華人在有些方面很一致。比如,他們在有關希望中國發展、希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上的態度、情感是一致的。世界各地都有僑胞成立和平統一促進會,里面既有年齡大的,也有年輕的、剛剛去的留學生。過去不少人講得比較多的是老一代華僑華人、新一代華僑華人之間的關系問題,這可能主要與年齡差距和時代背景有關,存在這種現象不能說不正常。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連我們身邊的80后、90后的孩子們之間不是也都有“代溝”嗎?
 
類似的這種代溝對僑務工作有一定影響。我們要在具體的情境之中,因地、因時、因人、因事制宜地做好工作。打個比方,過去我們面對一個大的群體出一本雜志就夠了,現在需要把他們再細化為各個讀者群。如何支持海外僑胞長期更好地發展,這也是一個擺在當下的課題。
 
更好地借鑒其他族裔成功經驗
 
《瞭望東方周刊》:在僑務工作的話題領域,是否還有一些問題需要人們有清晰的了解?
 
喬衛:我認為,僑務工作是國家層面的工作,具有長期性、戰略性,工作的關注點應更多轉向關心和支持海外僑胞在住在國的長期生存和發展,而不是他們能給國內捐多少錢、修多少路、上多少項目,應在國際移民的大背景下進行更加深入的思考和研究。坦率地講,我們目前在這方面的研究還不夠充分,不過很多涉僑單位和部門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有一些觀念需要轉變。比如,常聽到有關海外僑商擁有多少多少資金,國內媒體把這種現象引以自豪地加以報道。我認為需要辯證來看,這就如同報道有很多華人在外國政府中任職并已效忠該國政府一樣,如果僅從族裔、血統角度來講意義并不是很大。類似這樣的報道如果把握不好火候和分寸,不但不能達到增強民族自豪感的效果,反而會對僑胞在海外的生存發展產生負面影響,搞不好還會增加對中國的誤解。因此,我們謹慎地建議調整報道的側重點。當然,從僑務部門角度講,我們應該更好地借鑒其他族裔的成功經驗,進一步在海外培育和發展一支宏大的對我友好力量,團結凝聚更多的海外僑胞為實現民族復興而共同努力。
 
另外,在這里我想用簡單幾句話介紹下中國僑聯。中國僑聯是黨領導的一級人民團體,是僑界群眾自己的組織,是黨和政府聯系廣大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的橋梁和紐帶。中央明確指出,僑聯工作是黨和政府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中國僑聯和各級僑聯組織正在以建好僑胞之家為戰略基點,努力沖破思想觀念的束縛、突破部門利益的藩籬,在發揮優勢的同時積極主動作為。
 
“中國夢”在海外僑胞中引起強烈反響
 
《瞭望東方周刊》:如何看“中國夢”在海外僑胞中的影響?
 
喬衛:以前周恩來總理提出的“四個現代化”,小平同志提的“翻兩番”,“三步走”、“小康社會”等戰略構想,都曾在海外僑胞中產生很大反響。“中國夢”提出以后,在海外僑胞中引起非常強烈的反響。
 
 
正如我之前講到的,華僑是一個歷史范疇的概念,海外僑胞與祖(籍)國的發展息息相關,無論政治觀點如何,他們都希望中國發展起來。很多僑胞把“中國夢”作為未來中國發展與自身發展關聯的一面旗幟。因此,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大家共同的夢想。
 
我曾負責海外僑胞和港澳臺同胞捐資建設北京奧運場館---“水立方”的工作,那時我曾多次談到,“水立方”是中國百年奧運史上的一個標志性建筑,大家會永遠記住,在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歷程中有海外僑胞的參與和支持。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復興。在中國走出去的過程中需要世界各國的理解,海外僑胞應是這一歷史進程中的整體參與者。海外僑胞在住在國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提升中國形象,這本身就是實現“中國夢”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我覺得,能夠在海外僑胞心目中形成旗幟的就是“中國夢”。
關鍵詞:中國華僑主席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視頻新聞

經濟觀察